区块链大发棋牌APP下载资源分享
追寻中本聪先生的脚步

香港现在的状况怎么了?香港与台湾的关系区别_出身就是个丫鬟,做得好就有望提升为妾_亚太营运中心@姚尧

原标题:2019年11月14日股市前瞻

应大量读者日复一日的要求,姚尧今天简单谈谈港台的事。

这些天来,香港的动乱似乎是愈演愈烈,而在绝大多数的评论文章中,人们都是从意识形态和国际政治的角度剖析香港问题,这当然也不能说有错,但却往往流于表面现象。

二战以来,许多原殖民地国家和地区纷纷脱离殖民统治。在之后的岁月里,这些国家和地区虽然都与原殖民国有着或多或少的联系,但他们普遍也都会强调自己的独立和自尊意识。像那种对原殖民国心存怀念感激之情,甚至希望原殖民国重新再来殖民的情况,全世界都是比较罕见的,偏偏在中国的台湾和香港地区表现得特别明显,这是个很有意思的现象。

因此,如果单就香港分析香港,或许会有一叶障目之失。

如果我们把香港和台湾合起来分析,或许会有更清楚地认识。

在具体分析之前,我先跟大家回顾一段十一年前的往事。

时间大约是在就在2008年七月底,也就是马英九上台后两个多月,我跟几个台湾蓝营的政治人物和媒体人在上海有个饭局,是一家出版社的社长做东。你们读过我写台湾的几篇文章,知道我是极其鄙视马英九这个人的,凡是跟我讨论马英九的,我都在说马英九像崇祯。

但那个时候,整个蓝营对马英九是极度吹捧的,觉得他们选出来了一位旷世明君。

所以,这个话题就很难谈得下去了,我也不可能真的跟他们在饭桌上争得太凶。于是闲扯了一会明末的历史,就专心吃菜了。毕竟那时刚离开学校不久,身上没什么积蓄,吃得也不是太好。我正乐得有个地方改善伙食,也就懒得去听那些自以为是的人胡说八道了。

就这么吃到半中间,突然听他们在讨论“亚太营运中心”,然后我就忍不住插嘴说:“台湾永远不可能成为亚太营运中心!亚太营运中心,如果有的话,那也必定是在上海。台湾如果经营得当的话,它也只能是围绕着上海周围的副中心,它的上限就是南京或者杭州。

其实,话讲到这个份上,已经是很令人尴尬了。我接下来还继续加码,我说:“台湾的地位,就像是《红楼梦》里面的袭人

你的出身就是个丫鬟,如果你做得好,懂得讨老爷和夫人的喜欢,那么就有望提升为妾。但要想再进一步升级做正房,那是绝无可能的。”

——我知道读者中有不少台湾同胞,你们看到这段话请不要生气,那都是当初的年少轻狂之语。

这也正是我一直强调,我绝不可能进入体制内的缘故,因为我始终不知道该怎样跟那些什么都不懂却自我感觉良好的人打交道。我所能做到的极限,就是低头吃菜不理他,硬生生地把那种鄙视情绪压在心底。可一旦我忍不住搭上话,就会把之前压抑在心里的鄙视情绪加倍爆发出来。

亚太营运中心

好,现在言归正传,说说什么叫做“亚太营运中心”。

台湾经济的顶峰是在1990年,那一年,台湾的GDP相当于大陆的44%,是大陆经济最发达的广东省的十倍(现在,台湾的GDP相当于大陆的4.4%,广东省的40%)。与此同时,台湾正在遭受美国发动的贸易战,迫使新台币短期内大幅升值,结果导致台湾的制造业全面崩溃,而当时负责对台贸易战的就是现在负责对中国贸易战的莱特希泽。在这种背景下,台湾的制造业被迫出走,以寻求更加低廉的劳动力。

对于往何处去,台湾有两派意见,一派认为应该南向,就是去东南亚,一派认为应该西进,就是去中国大陆。

这两种意见在政治上的反应,就是国民党的主流和非主流之争。

在这个时候,有一种试图调和矛盾、但却极度狂妄的战略构想出炉,这就是日本学者大前研一在1993年提出来的“亚太营运中心”的构想。

时任台湾经建会主委的萧万长很快就采纳了这个构想,并将其作为台湾未来的经济发展目标。我甚至怀疑,这究竟是大前研一提出、萧万长深感认同后采纳,还是根本就是两人商量好的,或者萧万长授意大前研一提的。

那么萧万长又是何许人呢?

他从1990年开始就担任台湾的政务委员兼“财政部长”,全面负责台湾的财经事务。1993年调任经建会主委,采纳了大前研一的“亚太营运中心”的构想。可是,既然台湾要做亚太营运中心,那就必然要与大陆发生密切沟通与往来,而这又是与李登辉的“台独”路线相冲突的,所以这个构想根本就没法深入推进。1997年,萧万长接替连战担任“行政院长”,2000年作为连战的副手参选落败,2008年作为马英九的副手参选获胜。由于马英九是法律系出身,对于经济完全是外行,所以经济政策方面完全依赖萧万长。这也就是为什么2008年马英九当选后,许多蓝营人士热衷于讨论“亚太营运中心”的缘由所在,因为这个构想原本就是十五年前由他力主的。

可惜的是,这些政治人物根本就不明白,1990年的台湾经济为什么会那么繁荣,是因为台湾人比较聪明吗?是因为蒋经国比较睿智吗?当然都不是!

真正的原因是台湾地处的第一岛链的核心,无论是出于美国封锁中国大陆的需要,还是出于中国大陆与外界沟通之需要,都决定了位于核心地带的台湾经济必定是蓬勃发展的。

有句名言说的好:“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同时也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在中国的东面,这扇门就是上海,这扇窗就是台湾。当门被关上了,窗的战略地位就凸显了。可随着上海这扇门被堂堂正正地打开,那又还有谁愿意整天爬窗呢?

这就是台湾经济必然日渐凋零的根本缘由。最近三十年来,每次台湾选举,在野的一方都必定会骂执政的一方无能,把经济搞得烂。这话也对,也不对。对的一面,是台湾经济确实在不断下滑,不对的一面,是换你上来,也不可能扭转趋势。因为台湾经济原来就不该那么好,它只是一扇窗,却被当做门来用。现在门已经有了,那它回到窗的位置只是刚好而已。如果经营得当,它就能成为好窗。如果经营不当,它就会是破窗。可要用窗来长期当门用,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同样的道理,香港就是中国南面的窗。

至于南面的门,现在看起来是深圳。可即便不是那位扑克爱好者在在南海边画圈,那么中国的南大门也会是广州、或者珠海、或者其它什么地方,但绝不可能是香港,香港只能是窗。

其实回顾历史我们就很容易发现,当内地发展比较困难时,香港的发展就会比较好。

当内地发展蓬勃向上时,香港的发展就会迟滞。现在随着深圳的发展越来越兴旺,香港的日益凋零是必然的,因为它的地位原本就不该那么高。它原来是把窗当作门来用,现在既然有了深圳这扇大门,香港就只能逐渐回归到它原本应有的窗的地位。

总而言之,台湾和香港本是中国东面和南面的两扇窗,却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起到了中国经济对外开放的大门的作用,故而其自身的发展也达到了繁花簇锦、烈火烹油的程度。然而随着中国经济对外开放进程的推进,中国的东大门必定是以上海为核心,以整个长三角为依托,南大门必定是以深圳为核心,以整个珠三角为依托。

在此背景下,台湾和香港的地位日益下滑是必然的。港台两地这些年发生的各种社会运动,都不过是面对这种下滑而又无可奈何的焦虑情绪的反应而已——与中国大陆断绝往来,那毫无疑问是死路一条。

与中国大陆恢复往来,可最优秀的企业、资金和人才却纷纷投奔大陆。无奈之下,他们只好一面憎恨大陆,一面怀念过去的繁华,顺带着求救于曾经的殖民国。

青山遮不住,毕竟东流去。在历史大势的面前,任何人力的焦躁和反抗都是徒劳的,那些随着时代变迁而必定会凋零的,就任由它凋零去吧。等它彻底凋零了,接受凋零的现实了,也就没力气再闹了。

订阅号留言:

YOU:香港目前的局面,我们揣测高层是有大智慧的,放任自流有若干好处,一可任小丑跳梁,自生自灭。二可洗掉香港的各种镀金,洗掉香港官民的自大,自得,自以为是,让他们跪求pla进场恢复稳定最好。三可借此理所当然的扶持和树立大上海无可置疑的亚太金融中心,贸易中心,商业中心,文化中心等等地位。

free:以前村里没超市,大家都到村口小卖部买东西,现在村委边上开了大超市,慢慢的就没人去村口那个小卖部了

宣贤:经典之论,妻妾门窗之喻。

L:姚尧这篇文章的角度很高,可是很多人就是不愿接受现实,以至于人格分裂。

牧之:虽然说最本质的原因是大陆的开放导致港台两地战略地位的下降。但是在这个国际政治动荡的时代,这些曾经的“谍都们”都不可避免地被国际上的敌对势力所操控来谋取自己的利益实现自己的目标。而我们则当有战略定力,做好自己的事情!


姚尧
微信号:yaoyaostrategy
坐观天下而拥抱时代,背靠历史以眺望未来。洞察本质,预测趋势。研究战略,把握机遇。


香港现在的状况怎么了?香港与台湾的关系区别_出身就是个丫鬟,做得好就有望提升为妾_亚太营运中心

分享到:更多 ()
区块链神吐槽

来评论吐槽 抢沙发

评论前必须登录!

 

区块链资源分享

韭菜的自我进化首页更多新闻